网络营销、品牌推广、新媒体运营、小程序
天诩明策

联系手机(微信同号)

17611033803 微信:482666320

互联网新贵:王兴,张一鸣

人气: 430   发布时间: 2019-12-29 13:21:13

2019年,美团已经开始赚钱,连续实现了两个季度的盈利,今日头条则在海外市场稳步扩张,让社交巨头Facebook如临大敌。反而是滴滴,依旧在亏损泥潭和舆论危机中苦苦挣扎。

这一幕,像极了曾经高歌猛进的阿里腾讯,和逐渐被丢下的百度。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,互联网新贵已经开始分野,而王兴和张一鸣两个龙岩老乡跑在了最前列。

但是在不断向前的过程中,他们却走出了一条截然不同的扩张之路。

1、从福建走向世界

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,福建人硕果累累,除了王兴、张一鸣以外,还出了蔡文胜、陆正耀等互联网大佬,因此又被称为“福建帮”。

王兴和张一鸣不仅都是福建人,而且都来自于福建龙岩,并且私交甚好,2007年王兴创立饭否的时候,张一鸣曾是他的技术合伙人。

后来饭否被关闭后,张一鸣离职开始单打独斗,两个短暂交汇的福建老乡开始走上了不同的路,从此分道扬镳,各自创造了一个新的帝国。

2010年,张一鸣离开后不久,王兴便带着饭否团队创立了美团,一群名校毕业高材生开始从办公室下场,到水泥地上拼杀,带领地推团队向全中国的所有城市进军,最终打赢千团大战奠定了美团崛起的基础。

两年之后,张一鸣创立了今日头条,并很早就开发出了如今被津津乐道的APP工厂打法,连续推出内涵段子、搞笑囧图、内涵漫画等十几款APP,其中内涵段子成为了今日头条旗下最早的爆款产品和流量蓄水池。

但是不管是美团还是今日头条,在初期崛起后很快都偏离了自己最初的方向。

如今我们提到美团,首先想到的已经不再是团购,而是覆盖中国所有城市的外卖业务,王兴也因此被外媒称之为中国的“外卖之王”。

同样的,早期曾为今日头条大量导流的内涵段子已经于2018年寿终正寝,今日头条旗下最出名的软件变成了“抖音”。

然而也正是靠着这些看似“不务正业”的横向扩张,美团和今日头条才走到了今天。

截止到2019年11月29日,美团市值5978亿港元(约763亿美元),在国内的上市互联网企业中已经坐稳了第三把交椅。而今日头条虽然暂未上市,但却是全球最大的非上市公司独角兽,去年估值就已经达到了750亿美元。

2016年,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,王兴和张一鸣曾相互评价过对方。王兴眼中的张一鸣充满理性,足够专注和沉稳,而张一鸣眼中的王兴,好奇心旺盛、阅读面广。

尽管性格迥异,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都不安于现状,都不喜欢被巨头圈养,都不愿意被限定边界,都想挑战一下前方巨头的地位。


2、不设边界,不等于没有边界

2016年,张一鸣和王兴曾先后接受《财经》杂志采访,当时两人都提到了“不设边界”的想法。

在不设边界的思维指导下,以团购起家的美团,现在做了外卖、酒店、共享单车、网约车、买菜、生鲜等业务;以信息分发起家的今日头条,现在则做了短视频、社交、汽车资讯、在线教育、手机等业务。

伴随着美团和今日头条没有边界的快速扩张,王兴和张一鸣都在大量树敌,并且开始被巨头联合绞杀。王兴的美团,被阿里视为线下的最大挑战者,双方频频互撕,而张一鸣的今日头条,不仅在国内和腾讯打得火热,在国际上也和Facebook斗得正酣。

美团和今日头条真的没有边界吗?其实这个说法是不对的,任何企业都有边界,区别只不过在于边界的远近,疆域越大,边界自然也就越远。

不管是美团还是今日头条,两家企业都有着明晰的边界,只不过两者的边界完全不同。

美团的边界叫线下,目前主要做的是基于LBS的生活服务类业务,其最大的限度,就是承包我们衣食住行、吃喝玩乐的全部线下需求。

而今日头条的边界叫线上,目前主要做的是基于算法推荐的信息分发平台,其最大的限度,就是承包我们信息获取、娱乐、社交的全部线上需求。

我们之所以感觉美团和今日头条没有边界,是因为他们在边界范围以内,试图通吃:在线下,美团和阿里、携程、饿了么斗得头破血流;在线上,今日头条和腾讯、百度、快手撕得血肉横飞。

但是不管在各自领域竞争如何激烈,王兴和张一鸣却从来没有想过动对方一块蛋糕,作为福建老乡的两人就好像事先约好了一样,一个负责统治线下,一个负责统治线上。


3、向下沉,或往外扩

2012年张一鸣创立今日头条时,其想法几乎全部来自于原创,以至于融资时许多投资人都根本看不懂他的商业模式。而王兴关于美团的创意,则完全是来自于海外,所以才存在所谓的千团大战,因为大家都是copy美国商业模式。

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偷师海外的美团,在做大之后其市场却始终聚焦于本土,主打国内市场的深耕和下沉;而本土原创的今日头条,如今却是国际化最激进的中国互联网企业。

在完全不同的扩张战略之下,如今美团是唯一一个覆盖全国所有城市的O2O平台,美团黄成为中国基层就业市场的底色之一,而今日头条如今可以说是当前国内最成功的出海企业,抖音海外版Tik Tok成为了扎克伯格的心头大患。

美团和今日头条扩张方向的不同,以及对于国际化态度的迥异,主要来自于两家企业早期生存环境的不同。

早期的美团,其面对的对手是拉手网、饿了么、携程等同等量级的对手,并且曾先后获得了腾讯、阿里的入股,其在国内的生存环境其实相对今日头条来说要更为舒适。

而另一边的今日头条,其信息分发业务,一开始就在与四大门户网站和百度同台博弈。这虽然让张一鸣省去了和同等级创业公司厮杀的过程,但也代表了其对手天然就是巨头。

撼山易,撼巨头却难。正因为一开始就是冲着巨头而去的,所以今日头条也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从来没有拿过BAT投资的互联网新贵,这背后其实不是实力不允许,而是立场不允许。

所以很早就将BAT设为假想敌的今日头条,在2015年就开始布局全球化,于2016年上线了今日头条海外版Topbuzz和Topvideo,于2017年上线了抖音海外版Tiktok和火山小视频海外版Hypstar。用张一鸣的话来说,从成立第一年开始,今日头条就已经将国际化提上了日程。

而另一边,同样是扩张,海外留学归来的王兴却很少提国际化的事儿。直到2018年,美团才投资了印度外卖平台Swiggy和印度尼西亚生活服务平台Go-Jek,初步探索全球化,可谓是姗姗来迟。

当然,不管是向下扩张,还是向外扩张,我们都不能简单评判两者的优劣,因为在互联网这个残酷的行业,从来都是不看过程,只讲结果。不同的扩张方式只不过代表了不同的战略思维,而最终的衡量标准只有成功或失败。


4、以时间换金钱,或以金钱换时间

站在一个用户的角度,在使用美团和今日头条产品的时候,我们常常会感觉到,美团才应该是最早盈利的一方,毕竟外卖、酒店、共享单车都需要付费,而抖音、今日头条和火山小视频都只是免费娱乐。

可实际上,一直从我们钱包里掏钱的美团,长久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反倒是免费霸占我们时间的今日头条,早在2015年就开始赚钱。

然而时间来到2019年,美团和今日头条的位置却开始互换。

根据美团财报显示,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,长跑9年的美团终于实现了盈利,王兴开始迎来属于自己的挣钱时刻。反观今日头条,据外媒透露,由于在海外投入重金推广TikTok,将国内赚来的钱都烧在了海外,导致去年整体亏损了12亿美元。

多年亏损的美团,用时间换来了金钱,而盈利多年的今日头条,则用金钱在换取未来的时间。

目前来看,双方的战略都已初见成效。在规模效应之下,美团第三季度实现了再次盈利,不少研究机构看好其连续盈利的能力,美团的市值也从去年开始一直稳步上升。

而今日头条方面,据路透社透露,今年上半年的营收已经达到了500-600亿美元,并且在6月重新盈利,强劲增长之下今日头条已经将去年发布的1000亿元营收目标上调至1200亿元。

从体量上来说,美团和今日头条现在已经开始将滴滴甩开,三小巨头的历史正在被两小巨头的现实所代替,而未来美团和今日头条或许也是阿里和腾讯地位的最有力冲击者。

如今的阿里和腾讯,站在国内互联网的最高点俯瞰众生,根基几乎难以撼动,但是中国的市场之大,不管是线下还是线上,都还有很大的市场是阿里腾讯还没吃下或者还没吃透的。而那些还没被他们吃下的市场,就是美团和头条的机会。


5、要么倒下,要么登顶

早在2016年,谈及对BAT的看法时,王兴就曾表示,A和T依旧很厉害,对行业的影响力很大,还处于非常有活力的状态,但唯独没有谈百度。然而站在当时的历史节点,被王兴刻意忽略掉的百度肯定也不会想到,自己会迅速被阿里腾讯甩在身后。

和其他行业相比,互联网圈的更新换代更快,在快速迭代的过程中,要想成为巨头,只有持续不断地勇往直前、披荆斩棘,而现在的滴滴,却被安全问题缚住了手脚,难以迈步,这或许意味着,从现在开始,TMD将慢慢成为一个历史名词。

因为在互联网江湖,没有任何人是不能倒下的,一旦停步不前,就可能面临淘汰。即便是现在充满斗志的王兴和张一鸣,他们唯一能做的,也不过是用自己手中的火炮,不断地绝杀绝杀再绝杀,直至最终杀出个黎明来。

因为在互联网的这场战役中,只有胜利者,才能看见明天。


此文关键字: